Latest Post

让工人学习英语 台商在沪打造有温度的工厂 曾力压罗斯拿MOP詹姆斯三次向他道歉现在还是淡出了NBA

简介:得神剑,练神功,为着心中的执念不断超越自我。战强敌,战神魔,更是以力抗天! 无敌战技,风云大陆,谁主沉浮?

幽幽灯光,那是在一个书房里,里面站着一个人,由于那人是背对着,所以看不清面貌。

不过,在那人的身背,却是有丝惊色站立着一行人。正是尼克他们,但现在的他们显得极为的狼狈。

“哼!这消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你们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枉我雇用你们!”冷冷的声音响起来,显得极是怒气。

“什么?!一个刚注册的佣兵团有这能耐?那你们岂不都是废物!”声音开始发怒了。

“是···是的,他们说是紫炎佣兵团的,里面有位魔武双修的高手!”尼克惊恐的回道。

“魔武双修?!”那人惊住了,冷声道:“你们骗人的把戏也太假了吧,那种人才怎么会委屈待在一个毫不起眼的佣兵团里!”

“大人!此事千真万确,弟兄们可都是亲眼所见,要不然我们岂会弄得那么狼狈?”尼克急忙道,满脸苦色的伯尼他们也是跟着连连点头。

“哼,这么说,那紫炎佣兵团就有些古怪了,一定要给调查清楚!”那人沉冷的道。

“肯定要调查清楚,我们残血佣兵团损失了那么多弟兄,这仇一定要报!”尼克狠狠的道。

“走?”尼克愣了下,有种乞求的口气轻声道:“大人,这次我们残血佣兵团损失惨重,你看,我们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大人是不是应该···”

尼克可不知察觉,反而越加激动,忙道:“是、是,麻烦大人能给我们一半的酬劳,我们残血佣兵团一定会继续为大人效力!”

“呵呵,这注意不错。”那人笑了,不过那是很冷的笑,因为尼克他们根本就看不到此时的那人已经满脸布满了杀气。

七人的头颅,纷纷掉落下来,地上流满了鲜血,尸首接近落地,但那每个头颅上的眼眸,却是恐惧的瞪大了双眼。

随着,一道面容冷酷的中年男子出现到了书房中,手握着长剑,剑身上还沾染着鲜血。

“哼,事情办砸了也还敢跟我要钱!”那人冷哼了一声,随即对那男子道:“我不需要这些废物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吧。”

“嗯。”那人点了下头,冷漠的提醒道:“记住,那些精灵我是绝对要的,但紫炎佣兵团里的那些人,就不要有活口了,明白吗?”

那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礼,诡异快捷的身影,留下一阵风,人早已消失在了书房之中。

没想到,魔兽森林竟是如此之大,龙云风他们已经跟着辛可拉他们走了一整天的路了。

魔兽森林里,可不比平常的地方,里面凶兽极多。但龙云风的精神力强大,要是遇上些危险的魔兽,他都会选择避着走。

所以,每一次,龙云风都会与辛可拉商量该怎么走。一路下来,竟是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的危险,若是遇上了些实力较弱的魔兽,那将会是卡杰里他们的练手靶子。

“云风,我们已经得到那么多魔晶了,回去能够好好提升我们佣兵团的等级了。”卡瑞娜满是喜色的跳到了龙云风的身前。

毕竟,这里已是森林的深处,随时都可能遇上些凶恶的魔兽,哪怕是圣兽都有可能,所以龙云风得极度的小心。

卡瑞娜见龙云风对自己似乎很冷淡,显得不开心,嘀咕着哼道:“怎么都不理我了?”

“呵呵,没有,这里很危险知道不?所以我们得小心点,最好不要随便说话。”龙云风认真的道。

“说话都不可以,真郁闷。”卡瑞娜气呼呼的说了声,干脆跑到卡杰里他们那去了。

不由,龙云风走到了辛可拉的身旁,笑问:“可拉使者,你看我们都走了一天的路了,怎么还没到圣地呢?”

卡瑞娜看到龙云风与卡瑞娜如此亲密的谈话,气得直跺脚,心里暗骂着:“李云风!你这个大色鬼,看见人家比我漂亮就不理我了,哼!”

“还能走就行,小心点。”龙云风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是不解的嘀咕着:我没惹到她啊,莫非是我这路上在跟她讨要回紫鳞镯才会如此生气?

卡杰里身为卡瑞娜的亲哥哥,见到卡瑞娜对龙云风如此气愤,反而暗笑起来。这卡瑞娜呢,虽然平时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那么调皮,但对于真正在乎的人,她才会真正的冲他生气。

这时,辛可拉欣喜的走了过来,激动的道:“太好了,我感应到我族人的气息了!”

“嗯?”龙云风惊了下,当即将精神力释放了出去,确实是发现了好几股强大的气息在快速的逼近。

周边密林,诡异的闪现着几道身影。但可以明显感觉到那几股气息是不善而来,众人惊住了,只能保持在原地不动。

忽的一下,龙云风在原地来了个完美的转身,右手上却是握着了个无头的木质箭支。

随着,龙云风朝着箭支飞射而来的方向怒声道:“哼!明人不做暗事,何必偷偷摸摸!”

辛可拉一脸崇拜的道:“费雷大哥是我们精灵族的圣箭手,他的箭术是精灵族中最厉害的!”

那是六位精灵,不过都是男性精灵,长得要比女性精灵大些,身上背负着弓箭,奇怪的就是身后都没有羽翼。

不过,那些精灵似乎对龙云风他们不觉得友好,反而架满长弓,冷酷的对向着龙云风他们。

“可拉!快过来!远离那些肮脏的人类!”中间的那位俊美精灵男子紧张的叫道,特别是见到拥有着黑暗气息的森岚,他们已经开始带着杀气了。

“什么可恶?那你觉得你们现在就是干净的吗?”龙云风冷冷的应道,别提有多气愤。

龙云风鄙夷道:“所以说,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别乱说话,还有就是被暗箭伤人!”

说着,龙云风将手中的那无头箭支狠狠的扔到了地上。龙云风可不管那些什么精灵族,只要弄得自己不爽,那自己也不须那么客气。

阿费雷听到这后,整个人却是震惊的呆在了那里。自己的箭,是没有人能单凭用手就可接住的,更何况眼前接住自己箭的人,还是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人类!

简介:自从穿越到这个奇怪的修真世界,林凡真的很苦恼 我酿的药酒,你们非得说是神酒 我养的大黄狗,你们非得说是圣兽 我拿大白菜喂猪,你们说我是暴敛天物 我生个火烤鸡,你们说这是圣火 我才下了颗子,你们非得说我是棋圣 我只是一介凡人,你们非得尊我大仙 人心真是太复杂了,看来我还是要再低调些

人皇想起之前林凡以凡医手段为自己爱女拔除邪灵,原来是刻意而为,实则是为了考验自己的诚心。

更让人皇后怕的是,先前这般羞辱林凡,不仅失了诚意,更是数番冒犯不敬,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额?请问你是?”玲珑公主一脸迷糊,突然意识到自己竟是衣衫不整,顿时花容失色,娇怒道:“哪来的婬贼!竟敢玷污本公主!”

更为惊愕不解的是,人皇在接下利剑之时,竟是顺势转身朝着林凡跪了下来:“上仙息怒,是我管教无方,还望上仙恕罪!”

先前人皇已对林凡数番无礼冒犯,现在自己爱女又不分青红皂白对林凡妄动杀手,无疑是火上浇油。

人皇要是再不跪下谢罪的话,估计他们这对父女就对直接完蛋了,甚至还可能迁怒上整个圣天王朝。

自小玲珑公主便极其尊敬自己的父皇,而父皇更是贵为人族之皇,九五之尊,高高在上,又岂会自损皇威,向人下跪?

本来玲珑公主刚苏醒,意识含糊,却见自己父皇与往日崇高形象形成巨大反差,一时难以相信,也难以接受。

“幻觉吗?我到底昏迷了多久?脑子都犯糊涂了吗?”玲珑公主一脸呆萌,打死都想不明白。

人皇见玲珑公主还在发呆,训斥道:“玲珑!还在愣什么!上仙乃是你的救命恩人,若非是上仙施手神通,你早已被邪灵所害,小命难保,还不快给上仙赔罪!”

昏迷之前,玲珑公主贸入荒古乱域,自知被恶气所侵,丧失意识,在此之前玲珑公主脑海里还是有些印象的。

而且无论怎么看,林凡都不像是什么大神通者,活脱脱的就是个凡夫俗子,更可恨的是还亵渎了自己的清白之身。

“父皇!您这是疯了吗?这个坏蛋分明就是个凡人而已!要我向他赔罪,你还不如杀了我!”玲珑公主难以接受,感觉苏醒过来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似的。

“往日父皇可以宠溺你,但今日你可不能这般糊涂,若一再出言不逊,冒犯上仙,别说是你,就是父皇也必然不保!”人皇语气严厉,朝着林凡惶恐道:“上仙!小女怕是被邪气所伤,一时糊涂,误会了上仙,绝非有心冒犯,还望上仙宽恕小女无心冒失之举。”

“人皇言重了,公主刚苏醒,不明情理,难免心生误会,只要解释明白就是了。”林凡讪讪一笑,心里却是后怕:“看这美女长得小巧玲珑的,脾气竟是这般,险些我这条小命都得丢了。果然美女都是带刺的,看来还是得跟这位美女公主保持些距离,真特么太危险了。”

“多谢上仙理解,往后在下定会多加管教小女。”人皇如获大释,严厉道:“玲珑!上仙难得宽宏大量,你还不快向上仙赔罪!怎么?连父皇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玲珑公主满满委屈,作为皇朝公主,圣宫弟子,可谓天之骄女,走到哪里还不是万人参拜,一身金贵之躯,何曾向人下跪过?更别说是林凡区区一个凡人?

更可气的是,向来宠溺自己的父皇,竟然也是这般向着外人训斥自己,玲珑公主自小娇宠到大,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父皇!您是真糊涂了吗?就算真是这家伙救了我,那也不至于大损皇族威严,让你我向他下跪赔礼!”玲珑公主满是委屈的发泄心中不满。

一道响亮的耳光,人皇忍痛训手:“你这孽子!若再对上仙出言不逊,父皇便…”

“便要杀了玲珑吗?”玲珑公主两眼泪花,心痛万分,哽咽道:“从小到大,玲珑固然娇蛮犯了过错,父皇也未曾伤我分毫,可现在父皇竟然为了一个凡人,如此狠心打我。”

“玲珑,你还没明白吗?父皇这是在护你,也是为了整个皇族,你还要如此糊涂,执迷不悟吗?”人皇痛心无力。

“人皇教育子女,在下可以理解,可公主终归是女儿身,未免下手过重了。”林凡忍不住劝道:“没事,公主现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并无放在心上。”

纯阳贤者实在看不下去了,也生怕遭殃,便开口道:“玲珑公主,人皇说得没错,此举确实是为了你好。请你先行冷静,莫要一再失礼冒犯先生。”

玲珑公主愕然,就连纯阳贤者都如此尊敬林凡,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犯了什么天大的糊涂事?

简介:黑暗深渊异魔暴动,异魔王横空降世,天澜城危。 “叮。经系统检测,天澜城城主发布雇佣任务,剿灭异魔,是否接受?” “接受。”苏格望着那遮天蔽日的异魔,眼神炽热。 “叮。本着客户至上、任务第一的原则,宿主修为将临时提升到帝境,以便完成任务。” “任务完成,将有十分之一临时修为转化为永久修为,可与宿主原修为叠加。” 于是,人们震惊地看到—— 天澜城外,一剑光寒平地起,百万异魔成飞灰。

族长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那翻腾的情绪,待得稍稍冷静一些,方才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看到这么多礼物,有些吃惊罢了。”

“好了,苏格,你继续招呼同学吧,我们就不打扰了。”族长对几位长老,以及苏毅夫妇使了个眼色,“记得晚些时候来祠堂一趟,我还有些话要跟你说。”

“奇怪,苏族长刚刚的反应太奇怪了。”孙冠疑惑地说道:“他刚刚,就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以族长的年龄、实力,必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一般的事情,可不能让他动容。

见苏格也说不出什么名堂,孙冠索性跳过这件事,说道:“话说回来,苏格,你们苏家可真是不小。整个大夏王朝,能跟苏家媲美的,也就不到二十个吧?关键是,苏家这么大,内部却如此和谐,气氛如此融洽……”

“说实话,像苏家这么团结的大家族,我还从没见过。”孙冠感慨不已,“苏家,真是令人羡慕啊。”

不单是孙冠,大夏佣兵学院大部分学员都是来自各大家族,其中孙冠所在的孙家,以及袁通天所在的袁家,实力甚至还在苏家之上。

也正因为如此,几位天才当中,苏格最佩服的便是柳青。至于其他几个天才,就算取得如今的成就,也并不值得骄傲。

“的确。”袁通天深有同感,“苏家真的很特别,跟我见过的别的家族都不一样。”

莫轻舞没去过别的家族,还以为所有的家族都是这样,现在听孙冠和袁通天这么一说,才明白苏家的特别,她看了一眼苏格,说道:“也许,这就是苏家能够诞生苏格这样的天才的原因吧。”

见众人话题引到自己身上,苏格有些尴尬,轻咳一声,说道:“话说,我们都只听说莫不语前辈,却从没听说过莫家……难道莫不语前辈并非家族出身,而是普通百姓之家?”

“我问过爷爷,爷爷却从没回答过。”莫轻舞沉默了一下,神色黯然:“反正我从小到大,除了爷爷这个亲人以外,再没见过任何亲人。”

莫轻舞收敛情绪,脸上露出开朗的笑容:“没关系,我虽然没了父母,没有别的亲人,但我有一个最疼爱我的爷爷,而且他还是大夏王朝的传奇,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事情,我高兴还来不及。”

“我?”柳青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永远一副高冷的样子,“我家很普通,我父母也很普通。”

袁通天对柳青的回答显然不满意,追问道:“那你有什么梦想吗?比如组建一个强大的佣兵团,成为一个绝世剑客,或是走出大夏王朝,到别的地方去冒险……”

柳青迟疑了一下,仔细思考,许久,他缓缓抬起头,认真地说道:“我的梦想,大概是成为天下间最富有的人。对,这就是我的梦想。”

“第一你估计是没机会了,只能争第二。”张麟轻咳一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因为最富有的那一个,一定是我。”

孙冠嘴角微微抽搐:“你们的梦想能不能高尚一点?别总是惦记着钱财,那东西是身外之物,根本就不能体现你们的价值。尤其是你,柳青,你的梦想如果只是赚钱,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天赋。”

“抱歉,我不是说赚钱不好……”孙冠皱了皱眉,“我只是不希望柳青浪费自己的天赋,毕竟,真要说起来,柳青的天赋,其实比我们几个都好,估计也就姬小雪比他强一点。”

其他人也是有些痛惜,他们根本不明白柳青的想法,堂堂大夏佣兵学院天才,怎么会那么在意那些黄白之物。

尽管没有人嘲笑柳青,但他们话里话外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十分瞧不起柳青的梦想。

苏格皱起眉头,直接走到柳青身前,认真地看着柳青,说道:“梦想没有高低贵贱,每一个梦想,都有被实现的价值,有它存在的意义。没有人可以嘲笑你的梦想,不管这梦想在他们看来是多么的荒诞。”

顿了顿,苏格看向众人:“你们仔细想一想,如果有一天,天渊大陆的首富真的站在你们面前,你们敢瞧不起他吗?”

孙冠当即道歉:“对不起,柳青,你的梦想其实并不差,是我们的想法太狭隘了。”

简介:张煜,一个地球的年轻人,意外穿越到武道昌盛的荒野大陆,还成了一个落魄学院的院长。 开局一条狗,招学员全靠忽悠。 在千辛万苦忽悠到第一个学员以后,张煜获得来自“超级院长系统”的逆天奖励:洞察术。 开启洞察术,张煜就能看到别人的基本属性:性别、年龄、天赋、修为等等。 开启洞察术,张煜就能看到所有功法、武技的错误,然后修改出完美无缺的功法、武技。 开启洞察术,张煜就能看到敌人修炼的功法、武技缺陷,进而攻击对方的弱点。 从这一刻起,张煜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在荒山的西北面,有着一道陡峭的悬崖,悬崖下方,乃是万丈深渊。不过在悬崖边上,有一条羊肠小道,这一条偏僻的小道,也是荒山唯一一条通往荒渊的道路。

这一天,草木瑟瑟,枯叶纷飞,凛冽寒风刮个不停,虽说不上天寒地冻,但在外面呆久了,也不好受。

三大学院的人还没到,荒城各大家族、周边的宗门势力、城主府,以及诸多散修、平民,便是先一步进场了。

空地上,城主府居中,上千位修为不俗的士兵,分为两队,一队保护城主,一队维持秩序,士兵们神情严肃,身上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让人不敢造次。

城主府左侧,舞家、邓家、吕家、霍家、林家、毛家、姚家等等,凡是荒城排的上号的家族,无一缺席。

城主府右侧,荒城周边的三大宗门,金鹰宗、火焰宗、神剑门之人纷纷到场,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笑容。

人很多,高手也不少,不过人们的目光却是大多集中在两人身上,一人是荒城城主—秦涟,一人是舞家族长舞尘!

前者受关注是因为身份不凡,后者受关注是因为实力不凡,论影响力,两人并驾齐驱,不分上下。

“舞族长,听说苍穹学院也会参加这一届荒渊试炼,是不是真的?”世家聚集之地,邓家族长邓北箫好奇地问道,这件事,他起初是从孙女邓秋婵嘴里听说的,后来又听别人陆陆续续提起过,只是没法确认消息的真假。

就因为自己一时嘴贱,结果把唾手可得的九颗二品丹药拱手于人,舞尘至今仍无法原谅自己!

“苍穹学院居然也来凑热闹……”毛家族长毛毅皱了皱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他的孙子毛藏锋也是苍穹学院的人,只是他平时缺乏对毛藏锋的关心,因此并未从毛藏锋嘴里得知苍穹学院也会参加荒渊试炼的事情。

姚家族长姚永才摇了摇头,叹气道:“张……张院长太着急了。苍穹学院才重新开院一个多月,这时候参加荒渊试炼,实属不智啊!”

对于苍穹学院的情况,他们了解得不多,可他们知道,苍穹学院的学员,除了舞默兄妹外,绝不是什么天才!

因为,苍穹学院的学员,几乎全是他们族中的子弟,甚至还是他们亲自向舞尘推荐的,这些人的天赋如何,他们自认没人比他们更了解,正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的天赋极差,心里已经放弃了这些人,才会把他们推荐去苍穹学院。

“张煜如果只是让舞默和舞欣欣参加荒渊试炼,还说得过去,如果让所有学员一起参加荒渊试炼,那就真是大大的不智!”

“哈哈,我说,你们也别小瞧了苍穹学院,据我所知,苍穹学院的学员,现在变化都挺大的。”林家族长林战哈哈一笑,他是八位族长中唯一一个时刻关注着族中子弟的人,林铭的修为提升得如此恐怖,更是不可能瞒过他的观察。

瞧着毛毅等人疑惑的神情,林战惊愕地问道:“不会吧……都这么久了,你们该不会一直都没关注过他们吧?”

按理说,林铭、毛藏锋、姚木婉等人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哪怕是稍微关注一下,都不应该一点都察觉不到吧?

他们平时都只关注族中最为出色的一群人,对于毛藏锋、姚木婉、张衡阳等废材,自然是缺乏关注,尤其是毛毅,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毛藏天身上,悉心栽培,根本抽不出空去关心别的后辈。

不等林战回答,毛毅再次皱起眉头,道:“可就算他们真的修炼出了真力,也没资格参加荒渊试炼吧?”

凡是参加荒渊试炼的人,无不是晨光学院、云山学院中最出众的天才,修为最低的,也不下于启旋三重!

苍穹学院丢脸也就罢了,关键是毛藏锋是毛家的人,这一丢脸,毛家也会跟着丢脸。

“你们啊!还真是……”林战哭笑不得,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罢了,不说了,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也未必会相信,一会儿他们来了,你们再自己看吧,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林战也是不敢相信,林铭那么废材的资质,竟然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修炼到了启旋六重初期!

最可怕的是,就在一个半月以前,林铭还是一个尚未修炼出一丝真力的废材,换而言之,林铭这一身惊世骇俗的修为,是在短短一个半月以内,修炼出来的!

这可比那些从小便开始修炼,最终十六岁达到启旋六重的天才,还要恐怖千倍、万倍!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一个毫无修为的废材,调、教成启旋六重强者,怕是连传说中的六星学院,也很难办到吧?”林战心中感慨不已,“这么多年来,大家都看走眼了,苍穹学院,当真是不简单呐!”

看着林战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毛毅等人不禁有些狐疑,莫非自家后辈真的在苍穹学院里修炼出了什么名堂?

可一想到毛藏锋等人的天赋,毛毅等人又暗暗摇头:“不可能,以他们的天赋,就算每天吃一颗启旋丹,也很难修炼出个什么名堂!”他们隐约能猜到张煜是一位炼丹师,能炼制品质极佳的启旋丹,可启旋丹不是万能的,若是天赋太差,就算每天把启旋丹当饭吃,也不可能取得什么成就。

可邓北箫、吕阳、霍坤等人则是与林战没有什么交情,对于林战的那一套说辞,也是嗤之以鼻。

“哼,装神弄鬼。”只见吕阳低哼了一声,不屑道:“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些小家伙,可都是荒城出了名的废材!张煜……张院长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改变什么……”

“林铭、毛藏锋、姚木婉……不得不说,这些小家伙的名字,连我这个老得快进棺材的人,都有些印象,可见他们的天赋是何等的差劲。”

邓北箫等人也是对林战的说辞十分怀疑,如若不是顾忌舞尘在旁边,可能他们早就说出一些更加难听的话语了。

舞尘默默地听着,没有开口解释什么,也没有反驳,在某方面来说,也算是助长了他们的威风。

“事实就是事实,你们信不信,并不重要。”林战脸色有些难看,旋即冷哼道:“如果你们一定要较劲,不妨问问舞族长,苍穹学院的情况,想必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舞尘与苍穹学院之间关系匪浅,这在整个荒城,都不是什么秘密。

虽然他们与舞尘的关系不见得有多融洽,但舞尘毕竟顶着“荒城第一强者”的名头,他说出来的话,便是权威!

心中依旧还在心疼九颗二品丹药的舞尘,根本没空搭理这些族长,始终沉默不语,然而族长们极有耐心,颇有种不依不饶的意味,令舞尘眉头微皱,他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不由叹了一口气,悠悠说道:“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的学弟学妹,你们再这么贬低他们,我可真要生气了!”

以上就是4本足以封神的经典网络小说,而在近年来的网络小说中,数量虽多,却很难见到这样优秀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