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一朵各有玄机队徽上的植物用意几何?

在上一期中我们曾经提到,在英格兰,由于玫瑰战争的关系,红玫瑰是上到英格兰队队徽,下到各俱乐部队徽里都常见的元素。

不过在英国,不只有随处可见,世俗象征王权历史的红玫瑰。还有苏超豪门凯尔特人队徽上绿色的四叶草。

凯尔特人队,这支于1888年创立的老牌劲旅,顾名思义,跟生活在苏格兰、爱尔兰地区的祖先,信仰天主教的凯尔特人有着脱不开的关联。 而球队最早的队徽上,主要元素就是三叶草。

虽然罗马帝国在公元392年把基督教立为国教,但到了公元5世纪,衰弱的罗马帝国已经分裂成东西两个部分,军队早就已经完全撤出不列颠回防本土。别说爱尔兰,对英格兰地区都没有任何实际影响力了。而公元432年,圣帕特里克主教就被教皇派往这片化外之地进行传教。

圣帕特里克来到爱尔兰以后,当地的异教徒怒不可遏,试图用石头把他砸死。他十分沉着和淡定,随手摘下一片随处可见的三叶草,用自己的雄辩向爱尔兰人阐释了基督教“三位一体”的教义。(当时基督教尚未分裂,还没有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之类的说法。后来,凯尔特民族信仰的都是未经宗教改革的天主教)

他死后,爱尔兰人把他的忌日3月17日定为“圣帕特里克节”,后来也成为爱尔兰的国庆节,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地也有庆祝活动。因此,三叶草也成了所有凯尔特民族的象征了。

现在波士顿凯尔特人的队徽。除了保留三叶草,还多了一个玩球的爱尔兰绅士形象。

不过,即便如此,现在苏超凯尔特人队徽的主要元素,已经是我们现在见到的四叶草了。关于四叶草元素最早的出处,可能是下面这个奖牌。1907-08赛季,凯尔特人赢得了苏格兰顶级联赛、苏格兰杯和两项格拉斯哥本地赛事冠军,合起来算是4冠王!而这面奖牌就诞生于那时。

到了30年代,四叶草的队徽也出现在了季票背面(36年)和队刊上(38年),这应该就是俱乐部开始正式使用四叶草队徽的证据了。

作为三叶草的稀有变种,四叶草因为稀有和罕见而在西方被认为是幸运草。幸运草有两种含义:

此外,希腊豪门帕纳辛奈科斯的队徽也是绿白相间,三叶草为核心元素,看上去跟凯尔特人的队徽更像一些。不过,没有那么多宗教和历史的戏码,只剩下团结、和谐、自然和幸运的象征意味。

同样是希腊邻居,奥林匹亚科斯虽然不是来自首都雅典,但是队徽却更显得“根正苗红”。他们在设计队徽和起队名就跟奥林匹克精神扯上关系。队名就不说了,队徽中间戴着桂冠的头像正是取材于古代希腊奥运会里运动员夺冠时的形象。而他们的成绩确实也很符合“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建队不到百年,砍下了43座国内联赛冠军……

“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串一株幸运草 串一个同心圆……”——小虎队《爱》

这三个队徽依次是大巴黎、佛罗伦萨和德甲达姆施塔特的队徽。尽管在图片上的颜色,大小有所不同,但是队徽中花的形态还是十分相似的。不过,要是把这三朵花都看成一种花,那就不太妥当了。

先从最简单的说起。最右边的是达姆施塔特的队徽,正中间是一朵百合花,来自于他们城市的市徽。因此这支球队也在德语里的昵称就是Die Lilien,称之为百合或者白百合都没啥问题。

接下来就轮到佛罗伦萨了。应该有很多球迷是从巴蒂开始了解佛罗伦萨,这支汉语语境中的“紫百合”的。从球衣颜色,这么称呼简单明了无可厚非。

很久以前,佛罗伦萨城徽上也是白百合,后来改成了现在的红色,也就是队徽上的样子。拿破仑在正值巅峰时曾试图要求佛罗伦萨人修改城徽,改颜色,顺便加上几只小蜜蜂(拿破仑从5世纪墨洛温王朝那里抄的),被果断拒绝了。当然了,紫百合我们都已经叫顺口了,改过来也没什么意义,能留意到其实是“紫+百合”的情况就行了。

这组是大巴黎1970-2013年所使用的队徽,除了1和4这两个只用了6年的队徽外,剩下4个队徽都包含了一下几个元素:蓝色底色、红色的埃菲尔铁塔剪影、一朵小花和一辆婴儿车。

红色和蓝色还好理解,红蓝加上白色便是法国国旗的颜色,法国风味很浓。小花和婴儿车就有的一说了。

先说婴儿车吧。这里的婴儿车,指的是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出生地:圣日耳曼昂莱。巴黎圣日耳曼是由巴黎FC和来自圣日耳曼的“Stade Saint-Germain”组成。后来,职业队部分因为政府压力被拆分整合出一支巴黎FC留在甲级,大巴黎自己从丙级慢慢升上来。

在之前讨论球员名字的时候,我们曾经谈到过,葡语国家球员,尤其是巴西球员会给自己名字起绰号。实际上,在欧洲君主制盛行的年代,不少君主们也有绰号。不过,这些绰号跟巴西人当做名字不一样,君王们本是有自己的名字,不过经常重复。像法国历史上就有20个路易,英国有不少亨利、理查, 西班牙的阿方索等等。起绰号,除了方便吐槽,也是便于区分。

像上期提到的“狮心王”理查,还有“长腿”爱德华(身高1米88,腿真的长)、“飞毛腿”哈罗德(打猎的速度超过任何记者……),以及这里说的“太阳王”路易十四都是如此。只不过,这些统治者们的称号绰号不一定是去世后起的,有些是在世时就已流传甚广。据说,路易十四在位期间就常常以希腊神话里的太阳神阿波罗象征自己,觉得自己倍有王者范儿,又曾在芭蕾舞剧里扮演太阳的角色,因而有这个称呼。

以路易十四为背景的法剧《凡尔赛》,据说比《权力的游戏》还要黄暴……

要送他中国古代的谥号,小编觉得他可能配得上“武”字吧。以他执政前期的经历,称得上“威强恢远”,法国声名远播、国力日盛;但到了晚年,却又显得“夸志多穷”,穷兵黩武,国力下滑。

这张画像里的路易十四英武逼人,不过现实中的他可能并非如此。可能是担心传染病和水资源不充足等原因,他跟大多数欧洲人一样,很少洗澡,他的情妇嫌他臭的作呕。还有撩人的和披肩假发,是为掩盖风湿和脱发而穿戴……

不黑他了,我们看看图里的其他内容。在他身上披着的袍子有一朵朵黄色小花。这个花纹不是随便来的,这就是公元12世纪开始,法国国徽上一直出现的图案:国花黄鸢尾花

关于这个国花的含义,有三种说法:①上帝赠予法兰克王国第一个国王克洛维②14世纪时查理五世根据圣灵三位一体,把国徽改成了三片花的样子③表示光明和自由,象征民族纯洁、庄严和光明磊落”

从植物学角度来说,黄鸢尾花在种类,颜色上跟佛罗伦萨、达姆施塔特的百合不同。但在中世纪的法国人看来,二者没有区别。它应用的含义超脱的植物本身,是在宗教、政治、艺术等领域法国王室权威和影响力的体现。在没有了神仙皇帝的当下,自然就成了法国的象征之一。

一朵黄花和婴儿车,表现的就是巴黎圣日耳曼和路易十四之间深厚的渊源。而在新队徽里,婴儿车的形象消失了。小小的鸢尾花变大,染回了自己的金黄色。队徽在更加简洁的同时,色彩更强烈,更具法国特色。

大千世界曾由我主宰,滔天巨浪曾因我澎湃。——Coldplay《Viva la Vida》

任何指教,都欢迎猛戳评论区拍砖~有什么感兴趣的题材,也可以踊跃提出,尽量满足~我们下次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