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让工人学习英语 台商在沪打造有温度的工厂 曾力压罗斯拿MOP詹姆斯三次向他道歉现在还是淡出了NBA

据《化妆品观察》消息,近日新兴美妆集合店“独写”(Only Write)天使轮获得嘉御基金数千万融资。创始人周建雷透露,接下来“独写”将快速布局“北、上、广、深”,以及各大重点省会城市,并将在2021年开出100家店。

根据“独写”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独写”最早于2020年1月17日在无锡海岸城开出首家门店。短短一年时间内,“独写”已经在宁波、济南、金沙、杭州等地开设了11家门店。

可以想见,先在二、三线城市布局的“独写”将在这些一线、新一线城市面对激烈的竞争。

近两年中,美妆集合店可谓是遍地开花。除了认知广泛、门店数量众多的THE COLORIST调色师、WOW COLOUR,近期又涌现了以“少而美”为开店策略的HARMAY话梅、HAYDON黑洞、Bonnie&Clyde BC极选等等。

大牌云集、丰富小样、设计感装潢是这些美妆集合店吸引客流的三宝,“独写”也不例外。

在店铺装潢上“独写”强调“未来科技感”和“网红风”,以吸引年轻消费者到店打卡拍照,从而引导消费。而在产品上,“独写”也罗列了不少可供选择的品牌,上至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国际大牌、“国货之光”,下至较为小众网红的美妆品牌。同时,免费试用产品正装,以及大量可供购买的小样仍是吸引客流量的重要手段。

图片来源:独写微信公众号除了这些与同类美妆集合店的共性之外,“独写”还希望以“美妆盲盒”和“无BA打扰”的方式作为突破口,来打出差异化的销售策略。

界面时尚通过浏览生活方式平台小红书发现,“独写”在店内售卖的美妆盲盒定价99元,盒内可随机开出4-8件美妆个护产品。前有“盲盒第一股”的泡泡玛特,后有名创优品等品牌纷纷推出新的盲盒茶品,这一定程度上切中了近期流行的潮玩热。

然而,美妆个护与潮玩毕竟具有一定的差异性。美妆个护产品作用于皮肤之上,消费者的使用感使其对不同产品的接受度也有所不同。

有不少小红书用户表示,盲盒里会有自己用不到的产品,而在此情况下,美妆个护产品转售的可能性也再次受制于其使用上的特殊性。

图片来源:小红书而“无BA打扰”的销售方式则指,在“独写”店内的顾客只需要对产品扫码下单即可到柜台提货,全程无导购跟随。这一定程度上吸取了上一代美妆集合店BA纯以销售为导向的教训,比如屈臣氏一直被诟病的BA“贴身式”推销。

这两点差异化策略的考量或与创始人周建雷本人的经历息息相关。周建雷曾运营的另一个美妆零售品牌开出过百家门店。

在“独写”微信小程序商城所售商品页贴有介绍称,“独写”与另外两个美妆零售品牌“橙小橙”、“Mcllroy”都隶属于橙小橙化妆品集团。

(选填)图片描述根据橙小橙官网,该品牌创始于2013年,并专注于海外美妆的进口。截至2018年10月,橙小橙已在全国开设180家门店。而另一家“Mcllroy”目前并无官网、微信公众号以及微博等官方信息。

(选填)图片描述然而,界面时尚通过天眼查发现,杭州橙小橙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确实由周建雷成立,但周建雷已于2020年6月退出该公司股份,并卸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且皆由严鹏接手。同时,目前由周建雷实际控制的杭州独写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曾用名为“杭州美可劳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Mcllroy)。

由此可见,“独写”将延续周建雷在美妆零售上的经验。但通过浏览小红书用户分享的店内陈列可以看出,“独写”比“橙小橙”更贴近于新一代美妆集合店打造“网红店”的势头。

然而,对于新兴美妆集合店而言,如何向消费者保证货源品质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美妆自媒体《青眼》此前报道,2021年1月“独写”杭州嘉里中心店曾因涉嫌走私而遭到市场监管局调查。

周建雷对《青眼》表示,按照进口化妆品管理办法,销售进口化妆品必须提供对应的进口报关单、检验检疫报告及采购的来源订单。但因为小样产品数量太多,有些柜台和发货地方不愿意配合,因而对应的报关单整理中可能有疏漏。但周建雷否认小样产品未贴中文标,以及货源来自华强北的传闻。

界面时尚在生活方式平台小红书看到,据杭州本地消费者反映,Only Write现在已经不再销售化妆品小样。

界面时尚此前报道,2021年1月1日,新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正式施行。新条例明确规定,“化妆品的最小销售单元应当有标签。标签应当符合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国家标准,内容真实、完整、准确。”

然而,“独写”正装的产品来源渠道也值得探究。界面时尚在“独写”微信官方小程序上看到售有赫莲娜的产品,但根据赫莲娜客服人员向界面时尚提供的信息,“独写”并不在官方授权的列表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